看到一个帖子, https://www.maketecheasier.com/make-arch-linux-more-stable/, 说避免老升级内核,用lts版,装完可以把原先内核干掉:

>sudo pacman -S linux-lts
>```
>
>When you’ve installed the LTS kernel, it’s a good idea to remove the bleeding edge kernel from your system.
>
>```
>sudo pacman -R linux 
>```

我内心闪过一个想法,难道不用配置启动么?也没去确认,照做后重启,你妹啊,太坑了,直接就找不到内核死掉!



----

因为这个贴子太不负责,换了kernel之后,应该再run:

grub-mkconfig -o /boot/grub/grub.cfg ```

Continue reading

Arch之软件降级

用Arch Linux就是每天睡觉关机前滚一下,然而有时候有些软件升级滚出问题,比如glibc-2.28就导致了R安装包有问题,会抛出下面的错误:

terminate called after throwing an instance of 'std::runtime_error'
  what():  Mutex creation failed

blogdown编译博客也同样会抛出这个错误。

然后electron也有问题,《开源的macOS和linux版微信》跑着跑着突然CPU就狂飙。

解决办法就是安装回老版本,但pacman永远是最新的,当然可以去git/svn仓库里找老版本的PKGBUILD,然后再makepkg,但经常会在signature checking这步报错,你还得到导入keyring,挺麻烦。

这时候我找到了downgrade脚本:

Bash script for downgrading one or more packages to a version in your cache or the A.L.A.

AUR有收录,安装非常简单:

Continue reading

国内的办公环境,离不开QQ等Windows软件,以前我通过《安装黑苹果》来解决,如果要用Linux呢?我们不禁想问,连Windows都能跑Linux程序了,Linux到底什么时候能跑Windows程序?

干了这杯酒,不干没鸡鸡!

Wine虽然是一个解决方案,而且现在也有现成的方案,比如《你们想要的:QQ跑在Linux上 》,再比如有打包好的深度QQ等。但我不想在我64位的系统里装一堆32位的兼容包,也不想(多多少少得)折腾Wine。

无需安装,开箱即用?

这显然是最好的方案,比如在苹果系统上,我已经打包了《OSX版BioEdit》和《独家:SciHub苹果桌面版》,你只需要拖到Applications里,双击就能用。

这有什么好处?第一你不用去系统里装Wine以及一堆依赖包,第二你不需要去配置Wine,第三这个运行环境是与你的系统分离的(系统是干净的)。对于用户来说,傻瓜化开箱即用,对于系统来说,干净不影响。这是最好的方案。谁愿意去装一堆没用的兼容libs,谁愿意去折腾老半天还用不上!当然有一点点不好的地方,是打包的软件体积稍大一点,因为你要打包整个运行环境嘛,但现在最不值钱的就是存储空间了。

所以最好的方案是像Mac这样,可以把运行环境分离出来,系统干净不折腾!当然再者还得有像我这样的好心人去打包。

Continue reading

想当年还在读本科那会,debian还是比较阳春的东西,然后就被ubuntu给普及了,ubuntu我实际上是不喜欢的,如果有linux的问题,搜出来是ubuntu的链接,我基本不会点开,ubuntu用的人实在太多,而且是特别多的小白,真正好的发行版是gentoo和arch,文档齐全,小白少。我目前使用的就是arch,因为gentoo实在是笔记本吃不消天天在编译。

Continue reading

Linux中使用QQ

之前在写《开源的macOS和linux版微信》时,有小伙伴问怎么搞QQ,做为一个上了年纪的人,我已经不怎么用QQ了。

QQ跑Linux基本上无解,疼讯说好的Linux版死了好多年,现在只有WebQQ可以用。如果你们早生几年,就会遇到Linux上用QQ的好时代。在《十年前截屏》一文中,我就晒过在Gentoo上跑用Java开发的LumaQQ,在NetBSD上跑用C++开发的Eva,这些都极好用,而且像当年QQ上好友纷纷隐身的时候,LumaQQ推出了如来神掌,你可以看到谁是隐身的,以至于有些Windows用户也去用LumaQQ,那是当年最美好的时代,然而这些都死掉了。

Continue reading

Author's picture

Guangchuang Yu

a senior-in-age-but-not-senior-in-knowledge bioinformatician

Postdoc researcher

Hong K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