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辑部的恶才是最大的恶!

大家是否还记得2015年BioMed Central高调地撤稿了43篇文章,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审稿过程进行了指责,吐了学术不端一脸口水?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写信去BMC Systems Biology告别人抄袭,编辑部信誓旦旦,他们对这种事情是非常认真对待的,然而接下来的剧情却反转了,在我证据甩他们一脸的时候,他们拖着不处理,拖多久呢,超过1年!一直在给抄袭者洗地,最好在没有告知我的情况下,静悄悄地出了个所谓的erratum

erratum是什么?字典里这样写:

erratum |ɛˈrɑːtəm|
noun (pl.errata |ɛˈrɑːtə| )
an error in printing or writing.

我告的是抄袭,plagiarism:

plagiarism |ˈpleɪdʒərɪz(ə)m|
noun [ mass noun ]
the practice of taking someone else's work or ideas and passing them off as one's own. 

结果plagiarism到了编辑部那里变成了erratum.


Continue reading

Linux是生信从业者最好的操作系统,我觉得对新手最大的安利是大家常用的软件都可以在linux上爽快地用!之前介绍了QQ微信迅雷,这次将介绍度娘的网盘云管家。

老司机带带你

各种音乐客户端我都没装,看到朋友圈有分享音乐的,偶尔手贱点进去,通常都会弹出来说告诉我,我所在的区域不支持!尼玛!这世界除了翻墙之外,还有翻回去的,到了墙内网络上音乐、视频才可以听可以看。某一天我想下个专辑放手机上吧,网络上各种搜索,都无法下载,各种会员制、付费、论坛经验值神马的,于是我怒了,找了个磁力链,扔给度娘,度娘1秒钟就给我下好了,你没看错,度娘下东西是秒下!

Linux上链接有软链接和硬链接之分,软链接就是大家熟悉的’快捷方式‘,而硬链接则是真正意义上的物理指向,所有链接都是真实的,但电脑上有一份拷贝,但凡有一个链接还存在,文件就存在。云盘肯定是类似这样的‘硬链接’,你把别人云盘里的资源保存在你的云盘里,它消耗了你的空间,而实际上对于云盘供应商,零消耗!云盘里有大量的资源,什么东西能吸引用户?色情、电影、盗版软件这些绝对占大头,度娘给了大家下载BT的功能,现在又有下载磁力链的功能,简直分分种满足宅男所有愿望!但凡你要下的东西是存在于度娘的云盘里的,它瞬间就可以给你一个硬链接,所以下东西都是秒下!

之前有师弟在微信群里问那里可以下到illustrator,被我笑说做为汉子怎么好意思在群里问师姐下盗版,不会下也默默地上淘宝买啊,也就几块钱的事。其实这些上网随便找个BT或磁力链,交给度娘,秒下。即使是很老的BT种子,已经没源了,度娘也是秒下。度娘才是最大的老司机,从此你不再也没理由看不到小电影、看不到盗版碟、下不了盗版软件、听了不盗版专辑。度娘喊你上车!一次满足你所有愿望!


Continue reading

在《如何获取文献》一文中,我介绍了获取文献的方方面面,从搜索、文献管理、订阅、个性人推荐到下载。本文再继续说说文献下载神器。

Sci-hub无疑现在是很多苦逼科研工作者所依赖的最大神器,然而最近败诉给爱思唯尔出版社,赔1500万美元,这点钱显然是不能够搞垮sci-hub的,但是败诉本身给大家带来的信号对sci-hub的影响会更大,必须更大!美国化学学会几天前也发起了对Sci-Hub的诉讼!sci-hub很有可能在败诉的影响下,被群起而攻之,最终被各大出版社给掐死。


Continue reading

Linux中使用QQ

之前在写《开源的macOS和linux版微信》时,有小伙伴问怎么搞QQ,做为一个上了年纪的人,我已经不怎么用QQ了。

QQ跑Linux基本上无解,疼讯说好的Linux版死了好多年,现在只有WebQQ可以用。如果你们早生几年,就会遇到Linux上用QQ的好时代。在《十年前截屏》一文中,我就晒过在Gentoo上跑用Java开发的LumaQQ,在NetBSD上跑用C++开发的Eva,这些都极好用,而且像当年QQ上好友纷纷隐身的时候,LumaQQ推出了如来神掌,你可以看到谁是隐身的,以至于有些Windows用户也去用LumaQQ,那是当年最美好的时代,然而这些都死掉了。


Continue reading

Author's picture

Guangchuang Yu

a senior-in-age-but-not-senior-in-knowledge bioinformatician

Postdoc researcher

Hong Ko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