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nux版迅雷

上次讲了OSX版BioEdit,还蛮受欢迎,说到下载工具,linux的小伙伴们都想用迅雷,有没有?毕竟大家都想耍流氓。许久没打开迅雷,今日一打开,发现被学校给墙掉了。大写的杯具啊!

You have attempted to use an application which is in violation of your internet usage policy.

Thunder.Xunlei

Category: P2P

老司机不能偷偷地下片 了,唯有分享出来,带大家上车。还好我有一张半年前的截屏,不然连张图都没有。


Continue reading

小伙伴说注释不全,比如KEGG只有不到1万个基因有注释,但他一次RNA-seq出来的基因有2万多个,那其它没注释那1万多个岂不是扔了?!就某个通路来说,两种情况,要么属于,要么不属于这个通路。那1万多个应该放在背景里,不要扔。

我的解答是三种情况,1属于,2不属于,3不知道。对于缺失信息的,当然是扔。


Continue reading

OSX版BioEdit

BioEdit是一个Windows的程序,但在这里我要说的是苹果版!

BioEdit有很多的功能,当然基本上我是不会用的,然而其核心的功能,编辑序列比对,是没法回避的!因为根本找不到可以与之匹敌的软件!

神马!序列比对不都是clustalw, muscle, mafft这些软件生成完事吗?怎么还要编辑?!我只能说,年轻人,拿衣服啊。


Continue reading

ChIPseq简介

ChIP是指染色质免疫沉淀,它通过特异结合抗体将DNA结合蛋白免疫沉淀,可以用于捕获蛋白质(如转录因子,组蛋白修饰)的DNA靶点。这技术存在非常久了,在二代测序之前,结合microarray,它的名字叫ChIP-on-chip,二代测序出来之后,显而易见的,免疫沉淀拉下来的DNA拿去NGS测序,这必然是下一代的ChIP技术,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,不再需要设计探针(往往存在着一定的偏向性)。所以NGS出来以后,不差钱的牛逼实验室显然占据上风,谁先做出来,谁就定义了新技术。这是有钱人的竞赛,没钱的只能等着技术烂大街的时候跟风做。

这是显而易见的下一代技术,外加技术上完全是可行的,所以这是一场单纯的时间竞赛,于是几乎同时出来CNS文章,基本上谁也不比谁差地同时扔出来。

  • Johnson DS, Mortazavi A et al. (2007) Genome-wide mapping of in vivo protein–DNA interactions. Science 316: 1497–1502
  • Robertson G et al.(2007) Genome-wide profiles of STAT1 DNA association using chromatin immunoprecipitation and massively parallel sequencing. Nature Methods 4: 651–657
  • Schmid et al. (2007) ChIP-Seq Data reveal nucleosome architecture of human promoters. Cell 131: 831–832

2007年来自三个不同的实验室,几乎是同时间出来(最长差不了3个月),分别发CNS,一起定义了这个ChIPseq技术。


Continue reading

wrapping labels in ggplot2

在公众号biobabble后台有多人同时在问这个问题:

晒这个截屏主要想说一点,如果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问题,可以提问,如果不是,则不要在后台提问,写邮件或者到论坛提问,是更好的方式,像截屏中显示的,图片显示过期,我根本就没看到过图片。在手机上是无法看的,而我正好几天没在电脑前,于是你们发的图片我看不了,而且我如果没有在24小时之内回复,公众平台就不允许我回复了,因为问题已经过期。所以在此强调,不要在后台发图片提问,不要在后台问稍复杂的问题。

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,用stringr包的str_wrap来完成文本自动换行就行了。


Continue reading

ggtree发表

MEE在18号出版了今年(第8卷)第1期,ggtree正好在这一期出版,一经出版就有几条推在传播, 我也是在推特上看到,才发现,哦原来我的文章出版了。然后我又发现2017年新鲜出炉有了一篇PNAS的引用。

我以前没接触过进化,来了现在这个实验室,发现可视化是个大问题,大家都在用AI,慢慢地抠,对于一些和进化树相关的数据,自己一点一点地在AI里面加上去。甚至于genotype table是一个框一个框地在AI里面加的。一方面画一顆树可能用掉你几天的时间,另一方面,太容易出错了,再者你花的时间并不能转化为生产力,每一次你都要这么搞!这简直就是水深火热啊!

我也帮师兄写过一些代码,给定进化树上节点的序列,我比较父节点和子节点,把碱基或氨基酸替换写到newick树的node label,然后就可以用软件展示序列的替换情况。教会了师兄,他再去给他的师弟师妹们演示,说以后咱们可以这么干了,一个个觉得很牛逼,我内心想的是,愚蠢的人类啊,node label只能存一个信息,牛逼的方式应该是可以展示多个维度的信息,通过图层自由组合。这个时候我就产生了要写ggtree的想法。


Continue reading

Author's picture

Guangchuang Yu

a senior-in-age-but-not-senior-in-knowledge bioinformatician

Postdoc researcher

Hong Kong